第04: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0年08月25日 星期二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那根便宜的断棒冰
  ●晓 地

  日头正辣,知了在梧桐树上不停地叫着,热死了、热死了!那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一天。正是下午两三点钟,我在后弄堂阿祥师傅的箍桶摊旁玩着刨花,远处一阵阵“棒冰卖伐,棒冰卖伐”的叫卖声,伴着笃笃笃的敲打声,不时传来,撩得我心痒痒的。

  我手摸着早上好不容易从母亲那儿要来的4分钱,却不敢冲出去买,我要等到四五点钟时,去沪南电影院旁边的天竺食杂店碰碰运气,买一根断棒冰吃,这样就能省下1~2分钱,积蓄下来,在讨不到冷饮钱的日子,也让自己能吃上棒冰。 

  棒冰在生产和运输中,常常会岀现棒头断裂现象,商家称断棒冰,他们最头痛碰到断棒冰,因为断棒冰只能降价出售,减少了自己的利润。而我们小孩子,最喜欢断棒冰了,断了棒头,棒冰一样吃,还少花钱。

  断棒冰分两种,一种棒头只剩半根,勉强还能捏着吃,一种棒头全断掉了,只能用棒冰纸头包着吃。一般半断的卖3分,全断的只能卖2分,如连续几次都买到断棒冰,那省下的钱,等于就能再多吃一根棒冰。所以每次买棒冰时,我们总要先问一句,断棒冰有伐?

  我家楼下的烟杂店夏天也卖棒冰,不过店里没有冰箱,批来的棒冰从纸盒里拿出来,就马上放进大口保温瓶了。店里保温瓶就两三只,批的棒冰也不多,偶尔发现一两根断棒冰,老板娘就直接给自己的女儿吃了,说自吃自不吃亏。电影院旁边的天竺食杂店每天供应的量大,老板特地在门口放了只很大的卧式冰柜,里面盛放着好几盒棒冰雪糕和冰砖,棒冰进货多,断棒冰自然也多,而看电影的观众没人会买断棒冰,拿着根断棒冰去看电影,也太没腔调了。 

  天竺食杂店老板有个习惯,要等每天断棒冰积到10来根时,下午四五点钟一起出售。几个夏天下来,电影院食杂店卖断棒冰的名气就传开了,每天到了这个时间,买断棒冰的孩子就赤着膊,拖着木拖鞋,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有的还带着搪口杯,如碰上买了全断棒冰,就可放在搪口杯里拿回去吃。断棒冰往往在几分钟内,就被这群赤着膊的“野小鬼”一抢而光,后来的只好望冰兴叹了。

  实质上这买断棒冰的过程,已起不到暑天吃冷饮的作用了,顶着烈日赶来,在满头大汗中,心急慌忙的把断棒冰吃了下去,身上却仍淌着汗。这时,满足的已不是烈日下的冰镇,而是省下了1~2分钱。 

  那天因玩刨花玩得晩了,赶到天竺食杂店时,断棒冰早已卖完。老板见我这个熟面孔失望得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对我说小鬼不要哭,我再帮你寻寻看。接着他拉开冰柜盖子,在底下几只纸盒里翻了起来,翻了半天,竟真给他翻出了一根赤豆断棒冰来。他拿着断棒冰对我说,侬小鬼额角头高,真还有一根呢,拿3分钱来,说着向我伸出了手掌。

  我喜出望外,忙去裤子袋里摸钞票,结果只摸出两个壹分头硬币,还有只贰分头硬币呢?我有些急了,浑身上下摸了一遍,但没有找到。可能是刚才玩刨花玩得高兴时弄丢了。我有些尬尴,红着脸对老板说,我把钱弄丢了,只剩2分,钱不够。老板见我钱不够,说开什么玩笑,没钱来买什么棒冰,我还替你找了半天呢!说着把棒冰扔回了冰柜。

  我扫兴地正要离开,只见老板的儿子从里面出来,拿起棒冰递给我,对其父亲说,他是我们一个学校的同学,把这根断棒冰卖给他吧。我忙掏出2分钱交给了“小老板”,捏着断了半根棒头的赤豆棒冰,迫不及待地放在嘴里嗍了起来。 

  暑期很快过去,新学期又开学了。开学那天,我发现杂货店老板的儿子竟留级到了我们班级,与我做了同班同学,听说这个小老板读书不用功,已连着留了两级了。下课后同学们对他都有些冷淡,我主动上前,搂着他的背,热情地与他交谈起来。

  在走过去时,我丝毫没想起那根便宜的断棒冰,但不争气的是,那天的场景,却自然而然地映入了我的脑海。

  新世纪后的一天清晨,沪南电影院在动迁中被炸毁,天竺食杂店也不见了踪影。已年近七旬的“小老板”去哪儿了呢?有时我冷不防会想起他来。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员工天地
   第04版:副刊
人格
融合 组合 结合
睡莲与蔷薇
那根便宜的断棒冰
饮服时报副刊04那根便宜的断棒冰 2020-08-25 2 2020年08月25日 星期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