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0年04月25日 星期六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无畏
  ●朵谷

  我有两次经历,都与这个词有关。

  很多年前,参加一个全国的商业经济研讨会,当时,对一个经济方针的提出,理论界有不同看法。我在一个城市的经济管理部门工作,深知,企业的微观运作,对宏观经济会产生影响。我在第二天的大会发言时,讲了对这一方针的看法。

  不到40岁的我,发言后,正气宇轩昂地走下讲台,突然听到一位白发苍苍的学者,不客气地对我说,一个经过反复研究的方针,怎么三言两语就给否定了?这突然的严厉指责,让我一怔。后来知道,他是中国人民大学研究商业经济的专家。

  回房间静想,专家的批评,并非没有道理。怎么就不去了解一下这个方针提出的社会经济背景和它的真切指向呢?我发言的片面性,显现的是无知的轻浮和狭隘。

  至此,一个疑惑留存了下来:一知半解乃至无知者,总会兴致勃勃地表现出无畏的举动?这个自问,一直沉于心底。

  在一次须弥山行游后,浮上心头的自问有了答案。

  须弥山地处宁夏西海固贫困地区,干旱少雨,那里有建于北魏的162座石窟,而受人关注。我去的时候,正值深秋,山石嶙峋,河道干涸,满目苍凉。除了我们一行,没有其他游人。走在山道上,身后有几个小学生紧跟着我们,每人手上都拿着几串用果核做的项链、手链,他们不言语、不兜售,气喘吁吁。有人问价后便说,为什么卖那么贵?年龄最大的女孩战战兢兢地回答,卖了要交学费。已经9月过后,怎么学费还没交?孩子说,妈妈生了5个女孩,最后又生了弟弟,学费交得多。跟随的男孩说,我也是家里最小,有3个姐姐。

  与石窟的讲解员聊天,他告诉我,这里环境破坏严重,上世纪20年代有海原大地震,但是,最大的浩劫,是50年代末的乱砍滥伐,炼钢烧炭。村民住在洞窑里,生火做饭,天天上山,山岭从此消匿了“须弥涛声”,造成的水土流失,沙化蔓延,祸害至今,村民的生活非常艰辛。

  看着孩子们近于乞讨的眼神,远望荒漠的山岭,我想象着当年热火朝天的情景。这无所畏惧的干劲,是成千上万的无知者支撑着的,该会有几代人品尝无知的奋斗带来的苦果。

  我们买了果核项链,几乎是紧跟着孩子们下山。嘴上不停地说着鼓励他们的话,心里却对他们今后的生活感到担忧。

  这些小学生可能还在教室里,接受着勇敢无畏的教导。如果只限于无畏的想象,那值得珍藏于心,凭此,可异想天开,可日行万里;如要付诸行动,则需知八方、观六路,填无知空白,有科学引导。不知他们的老师在简陋、透风的教室里,有否变得理性一些?

  当下,已有人喜用“敬畏”一词,这实在是因为他们看到了世界之大,天地莫测,变得谦虚,变得更具科学态度的缘故。从“无畏”到“敬畏”,可以看出人的成长。

  与孩子们告别的时候,在我心中,“无畏”,已经成为一个充满蛊惑的无聊的词。

  这时,天空飘起了绵绵的细雨,不知已有多少时日没有下雨了。这金贵的雨,让孩子们欣喜异常,他们在飘洒的雨丝中,对着天空跳跃。我也为孩子们感到高兴起来,想着,这雨,如老天的泪,应去洗刷孩子们心里的忧伤。我对孩子们的祝福,轻轻地替代了对他们遭受无辜的怜悯。

  老家弄堂口的一位老人曾告诉我,他年轻时的东碰西撞,都被人当了“枪”使,磨难之后,才知道,是自己的无知之举,让他付出了半生代价。现在我忆及,为当年自己不识此言而羞惭。

  有人说,西西弗斯推石上山,也是一种无畏。但是,那则神话,表达的是另一个话题。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员工天地
   第04版:副刊
无畏
听母亲讲谚语
聚景
春菜有味是清欢
风味独特一杯羹
饮服时报副刊04无畏 2020-04-25 2 2020年04月25日 星期六